进击的河狸

被误会成变·态的可怜女主(太宰篇)(2)

第二人称,女主名显示为[——]。
        下午上班时间,太宰治还没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你趁其他人不注意,带着钢笔,找到了江户川乱步。想寻求他的帮助,好解决你误舔太宰钢笔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你把钢笔包在纸巾里,毕恭毕敬,呈递在他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那双翠绿的眼睛瞬间睁开,之后又了然地看着你。
        你镇定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箱波子汽水。”你说出报酬。
        “成交!”

        然后你就给中岛敦打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是的,根据乱步的推理,他就是看到你舔钢笔的人。不过出乎你的意料,他并没有想到变·态的方面,而是觉得你误舔了太宰治的钢笔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眼看上去就很明显的,”他认真地说,“笔上有点奶油来着,[——]桑平时就很…。”
        很馋嘴。你知道的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中岛敦觉得,这么直接说出来有些不妥,便突然就停住,局促地说不出话了。
        空气凝固了一会。
        你提到那只钢笔,就是被你不小心舔到的那只。
        你请求中岛敦,关于你舔钢笔的事实,不要说出去,特别是不要告诉太宰治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你会撒谎说自己弄坏了那只笔,要再买一个送给他。
        撒谎是不好的事情,但毕竟是舔了,如果擦洗干净还回去,也太不礼貌了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,让中岛敦对太宰治撒谎,难度太大了。所以你只是请求敦,不要告诉太宰。如果他非要问,就让他直接来问你。
        听到你这么说之后,中岛敦有些讶异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定!”
        他非常郑重地答应你。眼神里充满了阳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敦君,”你心怀感动,“事成后请你吃顿饱饭!”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,你打开音乐,寻找着最近拿到的优惠券。
        放在往常,你也是买画材的时候才会认真地使用它们。
        但现在你要买太宰治的钢笔。虽然还不知道价格,但先要吃土一阵子了。
        音乐舒缓着你的神经。
        但你却找不到优惠券了。
        你仔细思考了下,最终认为,它或许呆在你的一件旧衣服里,被送到了楼下的垃圾堆放处。
        这可是能省不少钱的券!里面还有一家超好吃的汉堡排!每次去那家店,你都能吃掉两份,有时你还在店内看到了太宰……
        幻想着那时的汉堡排流连在你的齿间,你留着口水,找到了自己的那袋衣服。
        感谢垃圾分类,你连手都没怎么弄脏。但被扔掉的旧衣服太多了,你要把它们带回家好好找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你努力提起这个垃圾袋,刚走几步,却被袋子绊了下,一个重心不稳,手中的袋子滑落,膝盖则擦在了粗糙的地面上。
        有些钻到心里的疼。
        你迅速擦掉泪水。扶着袋子站了起来。双腿一迈,袋子一抗,噔噔噔噔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 进了门后,你把袋子打开,放在地面上。
        但袋子打开后,里面却是一件旧衣服,看起来是男士的,根本不是你丢掉的那几件。你了叹口气,看来是摔的时候弄错了。
        你想把它们重新包起来,却发现旧衣服下还有一团东西,随着你的活动,展现出了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 白…白色…的条状的纱布?
        你有些疑惑,但没怎么注意,此时你肚子里有些饿了。膝盖的伤也在做痛。
        快点包起来吧。你这么想着。听见了门铃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“[——]酱,在吗?”
        是太宰治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你心里一松,随即发现自己在心跳加速,脸有些发烫,“太宰先生是吗…对不起…我…现在不太方便。”
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那些在侦探社里,早已压抑的情感,现在却浮现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你不知道他对你的感觉,也不想搞办公室恋情。所以你至今选择冷静隐忍。
        “等…等我一下!”你迅速打开冰箱,用冰块敷脸,硬生生把躁动压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你一本正经地去开门,眼里的余光扫过地上的条状纱布……突然就全身僵硬。
        你想起来了,这是绷带啊!是太宰治的绷带!

        此时,门再度被敲响。
        “[——]酱,”太宰治有些疑惑,“你那边没事吧?”
       “请……等下,太宰先生,这边……有蟑螂……”
       说着你便打开了沙发,把那些旧衣服、绷带全都放进里面。沙发啪的一声合上,仿佛在用拖鞋驱赶蟑螂。

被误会成变·态的可怜女主(太宰篇)(1)

这是个吃货饿糊涂后,舔到不该舔的东西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你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,目前正在武装侦探社勤工俭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主要是画个海报,印个名片之类的,算是普通的设计人员。随着任职时间越来越长,你也逐渐熟悉了大家。

       但你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自己会以一种变·态的形象为人所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,快要回学校上课了,你在着急地赶一张海报。
 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可能会奇怪,一张海报又什么难,动动手就行。那么他一定不知道什么是AB版,什么是返工,更不理解艺术也是一种需要报酬的脑力劳动。当然,如果他什么都知道,那就是故意侮辱艺术与你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扯远了。总之,你在爆肝工作。中午无人的侦探社,为了不让食物打断你的思路,你一边饿肚子,一边加班。终于画完后,你便发给绮罗罗小姐和社长咨询意见,然后打开了冰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块草莓蛋糕,就这样出现在你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买的蛋糕,现在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说起来……昨天拎蛋糕回来的时候,被太宰先生帮忙了呢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你不由得想起了太宰治,想起他的温和又疏离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双十分灵巧,看起来有些纤细的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很白的样子,有些薄茧。经常被绷带包裹着,但太阳晒到的地方,也只是有些红润。
         有次,你的头意外碰到他的手,发现它是微凉的,传来轻微的令人安心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真棒呢…
         你想做他手臂上,那只紧紧缠绕的绷带。这样就能触碰到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【住手!这样太贪心了啊!】
         你捂住微微发红的脸,努力说服自己,反正要返校了,能多看他几眼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这样的心态,你打开蛋糕盒,空气中弥漫着蛋奶与乳脂的甜香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比起太宰治,你对腹中饥饿关注更甚,口中津液自顾自分泌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饥饿在催促着你。你的手好像不听使唤那般,抹上了一块奶油,含在口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那浓郁的味道让你深深吸吮着手指。即使吞咽下去,舌头也不停地舔弄指腹,试图留住那瞬间的甘醇。
         你太饿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这又是你最喜欢吃的草莓蛋糕。你特地买来,在加班画海报后,好好享用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你大口大口地吃起了蛋糕。满心幸福地吞咽它,享用它,追逐它。
         爆肝一晚上的的疲惫,统统被甜腻的蛋糕所填充。
         草莓混合着奶油,以及完成了工作的成就感,一起被你吞咽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唔……好好吃,好好吃。你不停地吞噬。一种对食物的渴望无法被停止。
         奶油甘甜又香醇的味道,水果清新又爽口。像是协奏曲那样治愈着你的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吃下去!吃下去!一直吃下去!!!
         你兴致冲冲,手却不小心一颤,一块带着奶油的草莓滚落,掉在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拾起它,顺便舔干净被它擦到的钢笔。
 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……明明舔干净了,舌头还是继续追逐着这只笔。
 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津·液便浸润了这只笔。它的盖被你轻咬着,略微地被拔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【等下……奶油好像早被吃完了】
         舔着舔着,你终于回过神。太奇怪了。自己做了什么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钢笔上,有某些熟悉的味道,以及蛋糕的味道。你突然明白这便是你持续舔下去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  因为蛋糕的味道太浓了吧,你这么想,愧疚的看着这只钢笔,脸色却越发难堪。
         【这是…这是…】
         【太宰先生的钢笔!】
         你终于明白了自己在干嘛。
         你在舔太宰治的钢笔……难怪有些味道比较熟悉!!
         不是侦探社统一配发的笔,是太宰治经常握着的那只黑色钢笔……据说还价值不菲!!???
         你冷汗直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价值不菲的笔身的上面,留有你的唾液与指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【……!!!?????】
         你震惊得红了脸,但更糟糕的事情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的,安静的侦探社里。不远处传来,有人碰撞到什么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【有……有谁看到了吗!??
         看到了我在舔它吗!?
         不!!不要说出去!!不要!!!!!!
         我不是故意去舔的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】